聪明不等于精明,就如智慧和狡猾不能等同一样

作者 admin 浏览 发布时间 2017-06-27 19:00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  
  迂叟司马光
 
  聪明不等于精明,就如智慧和狡猾不能等同一样。有的人智商很高,很聪明,但不见得在生活和社会上能混的开。反之,有的智商平平,却能混的风生水起,这样的人一般精于世故。话题扯远了,还是说司马光吧。
 
  司马光砸缸的故事古今流传,家喻户晓,这个故事证明他从小就是神童,天才少年,很聪明的。的确,他七岁就熟读《左传》,并能给家人和伙伴通书讲解,他的记忆力和聪慧由此可见。他十九岁就考中进士,而同时代的苏轼二十七才中进士。但他后来自称“迂叟”,呆板的老头。
 
  他的确迂腐,有一年元宵节,外面热闹非凡,夫人请他一起去街上看花灯。他奇怪地问,家里不是有油灯吗?为何去外面看?夫人笑道,外面热闹,还想看看街上的人嘛。他眼一瞪道,难道我是鬼?夫人弄的很无语,摔袖而去。他又回书房看书。
 
  他也的确呆板,他和王安石本是好朋友,王安石施行变法,得到皇帝的信任,大家都簇拥巴结王还来不及,他却站出来坚决反对变法,因为他认为,变法只会造成社会动荡,骚扰百姓,加剧百姓负担,对国对民不利。这里抛开变法的对错,单就他的为人处事上看,他应该属于“傻人”行列。不知道见风使舵,顺应世事。他跟王安石闹翻后,就辞职了,专心编写史书。
 
  他最“迂”的一件事就是编撰了《资治通鉴》,
 
  定下写《资治通鉴》的是宋英宗,成书时候已到宋神宗了,历时十九年。编撰一本书用十九年时间,这么长时间其实按司马光看来还不够,他本来还要再延后几年定稿。只是外界的压力太大了,一些士大夫和同僚们,都认为他之所以迟迟不定稿,是想多吃几年国家给编史书的伙食钱。所以在坚持到十九年后,迫于皇帝和舆论的压力,心存遗憾的把书交了出来!这就是后人读此书时,略觉得写五代部分,比较繁杂,没有前面部分那么精炼,清晰。没人知道他在编写历史时的认真,严格,没有人知道他翻阅了堆积如山的历史资料,没人有看到他十九年如一日,昼阅夜书,在浩瀚如海历史里,拨云见日的辛劳和苦思冥想。却认为他不交书,是为了多混几天伙食费。
 
  十九年写了一本书,而这书却可以传阅千秋万代!成为中国史上一块巍峨碑石!想在中国史上行走,必须对它瞻仰和敬拜。
 
  很多伟大的人类文明成果都是“迂人”创造的,我们应该向这种迂的精神致敬!